美文日志
原创美文
经典美文
情感美文
美文随笔
网络日志
心情日志
伤感日志
情感日志
文章故事
经典文章
人生哲理
励志文章
伤感文章
感人故事
心情故事
情感故事
爱情故事
散文诗歌
经典散文
抒情散文
爱情散文
散文随笔
现代诗歌
经典诗歌
赞美诗歌
诗歌鉴赏
微小说
经典微小说
伤感微小说
爱情微小说
感人微小说

岳母

时间:2013-10-31 来源:原创 编辑:黑色的铅笔 阅读:

  我与妻子结婚十八年了,和岳母的关系处理得一直不是很好,说句令人难以置信的实话,我从未喊过岳母大人一声“妈”,妻子为此与我大吵大闹过,我也知道自己确实太过分了,有的时侯刻意去喊,可就是总喊不出口来。

  岳母只长我十二岁,识不得几个字,衣着也不怎么讲究。与妻子相亲的时候,不知道是林场干部的身份,还是老实本分的为人,岳母倒是很瞧得起我,极力地在妻子的面前说好话。结婚后妻子常常与我开玩笑:“要不是妈,我才看不上你呢。”

  岳母为人很小气的。平常自己总舍不得吃穿,妻子每次孝敬的衣服和鞋子,她一概存放到衣柜里,妻子不解地问她:“妈,您怎么不穿呢?”岳母只是一笑而过:“旧的又不是不能穿。”妻子为此感到一脸无奈。

  岳母的观念很守旧。对内弟心疼有加,对妻子却儿女有别,一次与人闲聊漏了嘴,说嫁出的姑娘泼出的水,气得妻子一段时间不肯去看她。

  人们都说十个岳母九个疼女婿,可她待我却总是不咸不淡的,前年在城关买套房子,她居然一分钱也不赞助。其实我所在乎的,并非她那些紧巴巴的血汗钱,而是她的亲情和母爱。我的家乡远在千里之外,母亲也离开人世十多年了。

  可话又说回来,岳母也挺不容易的。岳父在家里简直是个甩手掌柜,无论人情世故,还是娶亲嫁女,大事小事全靠岳母一手操持。在林场干了几十年,她一直只是家属工,虽已年过六十,却不能同别人一样领退休工资,只能在林场开垦荒山,种植三亩多田的风景苗木。

  妻子多次心疼地劝她说:“妈,我们又不是养活不了您,都这么一把年纪的人了,还这么拼命做么事撒,您自己不嫌累得慌,我还嫌丢人呢。”

  “有么事好丢人的?”她却固执地说。

  林场与她差不多年纪的人,平常要么在一起家长里短,要么三三两两外出旅游,只有她总是忙个不停,修枝施肥,除草松土,空闲时间一个人去附近的农村,打短工拾谷穗。

  但生命里常有一些事情很难预料。

  2011年一个寒冷的冬天,岳母突然昏迷不醒,辗转到省医院,竟被确诊为动脉脑肿瘤,医生说病例实属罕见。这一诊断结果将我们几乎击昏,痛苦中的我们只能学会坚强,理智地将她送回附近的医院保守治疗。所谓保守治疗,其实只是等待死亡的悄悄来临。等待的日子很绝望很无助,一个如此熟悉的生命,只能眼睁睁地看着她一天天走到人生的尽头,这大概算得上是人世间最大的伤痛了。

  送回附近医院的第四天中午,天空一片灰蒙。走在住院部狭窄的走道里,我的心情异常沉郁,窗外的冷风从破损的玻璃缝隙吹进来,彻骨的瓷砖通过脚底蔓延着寒意。

  走进病室,心电监护仪不停地嘀嘀,岳母一脸苍白,头发蓬松棱乱,额上敷条毛巾,鼻子导根氧气管,看着她右手打着吊针,想起她风风火火的身影,禁不住哀从心来。

  岳父一脸木然地坐在墙角的椅子上,内弟疲惫不堪地靠在床尾,妻子正端着一碗葛粉试着凉热,见我轻轻推门进来,她连忙轻言细语地说:“妈,您瞧谁看您来了。”

  岳母浑浊的目光晃动了一下:“阿翔来了。”

  “您的头还疼吗?”我凑过去低声问候。

  她并没有回答,只是勉强咧了咧嘴,大概是想挤出一点笑容来。

  “我的病还能治好么?”她突然问我,“要是治不好的话,我们早点回去,花些冤枉钱有么用呢?”

  “您的病又不是大病,医生说能治好的。”我赶紧撒谎。

  “是吗?”她的脸上露出一缕喜色,“耽误这么久了,不知道田里的桂花苗儿冻坏了没。按今年的苗子行情,明年开春能够买些钱呢。”

  “您年纪这大了,身体又不好,还担心么苗子撒。”我说。

  “不行的,还要加劲做一年,”她认真地说,“翻年威伢子要上大学呢。”

  威伢子是我的儿子,在一中读高三。

  内弟听到这儿故意对她说:“到时候威伢子考取大学,我们意思多少钱呢?”

  岳母嘴里抿了抿葛粉,眼眸闪过一丝狡狤。

  “一万?”我故意揶揄道。

  “多了点。”她说,脸上不好意思似的。

  “三四千?”妻子顺着她的话说,聊天可以分散注意力,免得她喊头疼。

  “差不多吧。”这一次她回答得倒挺干脆。

  我一楞。

  这个数目对她来讲已是很大的一笔了,是她劳动一年的收入。而且我隐隐觉得,这个数目与一次玩笑有关,我说林场的小明考起大学,当外婆的真是舍得,竟然送了一部笔记本电脑,花费四千多呢。

  “花花,”岳母喊着妻子的小名,“阿翔挺不容易的,一个文化人拼死拼活种树苗,还不是为了一家子。现在虽说调进了城里,既要忙着上班,又要招呼伢儿,你要多体谅些。”

  妻子点了点头。

  “阿翔,”岳母吃力地侧过头来,“你弟弟没正式工作,比你们弱多了,一直顾不上帮衬你,做妈的是有点儿偏心,总觉得对不住你……”

  想不到岳母这个时候会说出这样一番话来,我的嘴唇不禁微微颤动。

  “您……您怎么能这样说呢,”我诚惶诚恐地打住她的话,“您把女儿嫁给我,一辈子也报答不了您的恩情。”

  说到这里觉得心儿一阵痉挛,一股热意直冲眼眶,我假装急于解手的样子,慌慌张张走出病室。可就在跑进卫生间的一刹那,泪水不停地往下流,我连忙双手捂住嘴巴,忍不住低声呜咽:

  “妈……”

分享到:
------分隔线----------------------------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最新评论
最近热门情感故事
随机推荐情感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