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文日志
原创美文
经典美文
情感美文
美文随笔
网络日志
心情日志
伤感日志
情感日志
文章故事
经典文章
人生哲理
励志文章
伤感文章
感人故事
心情故事
情感故事
爱情故事
散文诗歌
经典散文
抒情散文
爱情散文
散文随笔
现代诗歌
经典诗歌
赞美诗歌
诗歌鉴赏
微小说
经典微小说
伤感微小说
爱情微小说
感人微小说

母亲

时间:2013-10-26 来源:原创 编辑:张小才 阅读:

  母亲今年快七十岁了,身体虽然硬朗,但患有老年失忆症。

  发现母亲患这种病还是十年前的事,确诊后,便持续不断的治疗。十年啦,病情一直在控制,但作为儿子的我们,心中一直在隐隐的痛。

  母亲很乐观。一直认为她没病。遇见人,她总是似是而非的笑,但罕见说话。其实母亲现在只熟悉我的父亲和我们弟兄三人。准确的只能认识父亲。三个儿子虽说熟悉,但名字却张冠李戴。几个孙子,在她嘴里只有一个名字“咪咪”。咪咪是她的长孙女,是她从小到大的。

  母亲很疼孩子。每次见到她,无论在哪里,她总是重复“吃了吗?妈给你做饭”。其实母亲早已经不会做饭了,饮食起居都要长她几岁,满头白发的父亲照顾。“吃了吗?妈给你做饭”。这句话,只是重复她五十年的习惯。重复她潜藏在心底,早已形成意识,深深烙印的习惯——给孩子做饭。

  听父亲讲,母亲年轻的时候,开始是在银行工作,为了给我和弟弟们做饭,她便调动工作到饮食公司上班,一直干到退休。现在饮食公司早已破产,母亲每年还要自己交养老保险。

  母亲很执拗。她牙齿不好,父亲给补了一口假牙。她不习惯,总是吃饭时才戴上,吃完饭,便由父亲卸下。但她不懂得,总是喃喃地说,父亲不给她补牙。反反复复,儿子们给她解释了半年,母亲才不提牙齿的事。

  想到母亲的执拗,我便想起了三十年前的一件事。

  当时,刚刚改革开放,“文凭热”热遍全国。只有小学文化程度的母亲,也参加了自学考试。我只记得当时我已上小学,每天早上六点起床。起床后,我总能看见母亲。她一边给灶头添火,给我们做饭;一边埋头看书,嘴里嘟嘟囔囔背诵着什么……

  那年母亲四十岁。她最后通过了自学考试。

  现在母亲常常喊头痛。大夫说,只要血压、脉搏和体温正常,不用理会。因为她已经不能正确表达她的感受。

  但母亲为何要喊头痛呢?

  奶奶说:是小时候受了苦落下了病根。

  母亲幼年丧父,是外婆一手将她们兄妹四人抚养成人的。家里唯一的男丁———我的舅舅,早早考上师范去外地读书。母亲的大姐——我的大姨又早早嫁人。家里的担子一下子就落到了外婆和年幼的母亲身上,十几岁年龄的母亲,在重教育的外婆的影响下,一边上学读书,一边割草喂猪,还要照顾更小的妹妹——我的小姨。迫家庭的困难,小学四年级毕业后,母亲就回家务农。单薄的身体﹑小小的年龄,她早早就投入到火热的大炼钢铁和农业学大寨的运动中。同成年男人一样打坝修田,锄地收割。超负荷的劳动埋下了一身病根。

  舅舅说:头痛是付出的太多,劳作的太多。

  母亲嫁给父亲后,有七,八年的时间,父亲在乡镇上班。是母亲带着我们兄弟三人一起生活。她又要上班,又要抚养三个调皮的小男孩。我们没有让她少操心。我记得那时刚刚流行电视,为了买一台电视,我们家种了五亩烤烟。每到星期天,总是她带着孩子们一起种烟﹑掰烟﹑拉烟﹑绑烟﹑烤烟﹑分烟﹑卖烟。一干就是两年。才攒够买电视的钱。电视买回来了,孩子们欢天喜地地调换着频道,母亲总是默默地边洗锅边默默地笑。为了督促孩子们的学习,每晚她总要检查一个个孩子的作业。然后最后一个睡觉。早上又是第一起床给孩子们做饭。小时候不懂事,我总是问母亲你为啥起床这么早?现在我仍能深深地,清楚的记得母亲的回答。“妈是属鸡的,当然起的早”

  妈妈,你现在为什么不能准确回答我的问话,为什么嘴里总是重复和无序,眼里总是迷离和混沌。

  父亲说:母亲的头痛是太压抑,太坚韧。

  我知道,他是说小姨的事。

  我的小姨是在1977年延安发大水时,一家三口被冲走的。那年外婆70岁。怕年迈的外婆受不了噩耗的刺激,一大家子人想着法瞒哄着老人家。今年说小姨出外学习,明年说小姨调动工作,最后实在没法编造理由了,只能说小姨出国了。好的,那时没有电话,报平安只有书信。于是母亲每月都满含泪水地写一封信,第二天却要以小姨的口吻欢天喜地地读给外婆听。隔三差五都要买几种新潮的吃的,穿的送给外婆,说是通过香港邮寄回来的……就这样一瞒就是八年。压抑了八年的委屈,压抑了八年的坚持,大脑中紧绷了八年的弦,一人扮演了八年阴阳两隔姐妹的凄楚,在外婆去世的那天,母亲一下子崩发了出来,嚎啕大哭。

  妈妈,你现在为什么不大哭一场,哭出你头脑中的抑郁和不快,哭出儿女们的苦楚和无奈,然后昏睡三天,醒了后让儿子们看到一个清醒的妈妈。

  对与母亲的患病,我想,这与她开了十年的旅社,睡眠不足有关。

  母亲养育了我们兄弟三人,孩子的婚事一直是她操心的大事。母亲单位破产了,家里少了收入,她便承包了旅社。开旅社是一件辛苦的事,白天要打扫卫生,晚上来了客人半夜也要开门。整天人是混沌的,总是缺少睡眠,人怎么能不头痛。但忍性和恒心超长的母亲,一直坚持开了十年的旅社,用她的辛苦,用她的隐忍,用她的牺牲,用她的坚韧……默默换了个个儿子的成家立业,留给她的只有头痛,记忆的衰退,神智的不清,语言的木讷,情绪的焦躁……妈妈

  看到别人的母亲虽也满头白发,但却有说有笑,我羡慕,为何我的母亲却是这样,我内疚……

  看到别人的母亲虽也步履蹒跚,但却行动自如,我羡慕,为何我的母亲却是这样,我惭愧……

  现代的医学这样发达,为何治不了我母亲的病?

  望着父母,走在夕阳中,两鬓斑白,相互搀扶,絮絮叨叨,慢慢前行的背影,我心中一片苦楚,我绝不能让“子欲养尔母不在”发生在我们兄弟身上,珍惜与父母相处的每天每日,推掉一切虚假的应酬、无聊的爱好、空虚的思考、忿忿的不平、挖空心思的钻营。像小时候一样静静的围坐在父母的身边,静静的倾听着父母的唠叨……

分享到:
------分隔线----------------------------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最新评论
最近热门伤感文章
随机推荐伤感文章